葉凡感慨之際,一個臉上張兮兮的小女孩兒,來到大門口,躡手躡腳的向著那裡麵看了看。

小女孩兒有些消瘦,隻有四五歲的樣子,皮膚微黃,有些營養不良。

“這小丫頭,這眼睛,還真是有些像詩韻!”

看見小女孩兒那可愛樣子,葉凡不由淡然一笑。

一名譚家的丫鬟,從裡麵走了出來,看了看旁邊守門的幾個保鏢,拉著小女孩兒走到了另外一邊的角落。

不知道為何,或許是因為小女孩兒跟譚詩韻長得有些相似吧,葉凡竟是多了幾分興趣,慢慢地一步步走了過去。

隻見那丫鬟,偷偷地從口袋裡麵拿出了兩個包子,遞給了小女孩兒:“芊芊,今天隻有兩個了!”

“謝謝美女姐姐!”

小女孩兒忍不住吞了吞口水,肚子也是發出了一聲咕嚕聲,顯然是餓急了。

“快吃吧!”

丫鬟在小女孩兒的腦袋上摸了摸:“哎,譚少爺,也做的太絕了!”

“我不吃,我要拿回去,和媽媽,和爺爺奶奶一起吃!”

小女孩兒拿著那包子,幸福的笑了起來,手裡的兩個包子,對於她來說,似乎的天底下最為珍貴的寶貝。

一輛跑車很快停在了旁邊,而在那跑車後麵,有著五六輛奧迪A6也都停了下來。

“譚一峰?”

葉凡一眼就認出了那個男子,相隔五年,譚家大少爺也長大了,變化並不大,依舊是那麼細皮嫩.肉的樣子。

“少,少爺......”

那丫鬟一看是譚一峰,嚇得臉色都白了,慌忙將包子一把搶了過來,背在了身後,退到了圍牆邊上。

“嗬嗬,曉虹,你這是藏了什麼呢?拿出來,給本少爺看看!”

譚一峰笑眯眯的問道。

“冇,冇什麼......”

那丫鬟接連搖頭,而那小女孩兒芊芊,則是低下頭,如同一個犯錯的孩子。

“芊芊,來告訴我,這位美女姐姐,剛纔給你什麼了?”

譚一峰蹲了下來,望著麵前的小女孩兒問道。

“我纔不告訴你,你是壞人,大壞人!”

芊芊抬起頭,嘟著小嘴。

“壞人?”

譚一峰嗬嗬一笑:“你媽敗壞譚家名聲,生下了你,所以,你媽纔是壞人!”

說完之後,譚一峰站了起來,對著兩個保鏢遞了一個眼神過去。

兩個保鏢對視了一眼,心領神會走了過去,將兩個包子,給搶了過來。

“曉紅,你膽子挺大啊,敢給這個野種拿吃的,你是想死吧你?”

譚一峰冷冷一笑,反手就給了那曉紅一耳光。

“你是壞蛋,不準打美女姐姐!”

見到這一幕,小女孩兒直接氣呼呼的跑過來,抱住了譚一峰的大腿,一口咬了下去。

“啊!”

譚一峰痛苦大叫了一聲,將芊芊推倒在了地上:“你屬狗的嗎?你這野狗,居然敢咬我?”

“嗚嗚,你是壞蛋,你是大壞蛋!”

芊芊被推倒在地,直接哭了起來。

“這是你美女姐姐給你的包子,來吧,吃了它,你跟你美女姐姐,一人一個。”

將兩個包子扔在地上,狠狠地用皮鞋踩了踩之後,譚一峰道:“不吃的話,我就廢了你們兩個的手!”

“大少爺,我吃,你就彆為難小孩子了好不好?大少爺,我求你了,芊芊畢竟是詩韻小姐的女兒,她也是你堂妹啊!”

曉紅嚇得直接跪在了地上,抓起那兩個包子,一臉哀求的望著高高在上的譚一峰。

“詩韻的......女兒?”

葉凡聽見這幾個字,腦袋直接炸了,詩韻,怎麼有女兒了?而且,詩韻也算是譚家小姐,她的女兒,怎麼會淪為乞丐模樣?

“她不是說等我的嗎?難道,我去打仗之後,她這麼快就嫁人了?”

葉凡眼裡泛紅,心裡苦笑,感覺自己的確是有些天真了,天真的以為,譚詩韻真的還會等他。

“哈哈,她老爸都死在戰場上不知道多少年了,這就是一個野種!”

“而且,當初讓譚詩韻和那個送外賣的廢物假結婚,她倒是好,居然懷上了那個垃圾的孩子,讓她打掉,她還非要生下來!”

“她能夠有今天的下場,那都是她自找的,敗壞我們家的名聲,這就是下場!”

譚一峰大笑了起來。

葉凡聽到這裡,心裡泛起驚濤駭浪,這個穿的破爛,臉上臟兮兮的小女孩兒,竟是他的女兒?

葉凡拳頭一握,眼裡泛紅,這五年,譚詩韻都經曆了一些什麼?

“吃不吃?不吃的話,今天彆想走!”

譚一峰搶過一個被他踩得臟兮兮的饅頭,一隻手將芊芊提了起來,將那饅頭往小女孩兒的嘴巴裡麵塞。

“嗚嗚,你個大壞蛋,我不吃,我不吃......”

小女孩兒雙腿不停地在空中亂踢,踢在了譚一峰的衣服上麵。

“媽的,你找死不成?知道老子的衣服多貴嗎?”

譚一峰一看,用力隨手一丟,將芊芊給丟了出去。

“畜生!她可是你侄女兒!”

葉凡氣得額頭上麵青筋暴起,芊芊這麼小的身體,這樣丟出去,摔在地上,那還了得?

他腳下一踏,化為了一道殘影,出現在了譚一峰麵前,伸手接住了剛被丟出來的芊芊。

“啊!”

芊芊嚇得不輕,睜開那水靈靈的大眼睛,望著麵前這個一臉堅毅的男子。

“叔叔,你,你是誰啊?”

芊芊望著葉凡,顯然有些害怕。

“彆怕,芊芊,以後再也冇人敢欺負你,敢欺負你媽媽了!”

葉凡心裡一顫,一種骨肉相連的親切感傳來,這,是他葉凡的女兒,是他和詩韻的女兒。

“這他媽誰啊,譚家的事兒,你也敢管?”

譚一峰一愣,氣得不行。

五年的時間,葉凡的變化太大了,從一個普通的外賣小哥,變成了大夏唯一一個戰尊,譚一峰竟是一時間冇把他認出來。

“今天這事兒,我管定了!”

葉凡冷冷看了過去,那沾染過無數鮮血的氣勢,嚇得譚一峰不自覺後退了幾步。

“芊芊彆怕,我保護你!”

葉凡寵溺的看了看懷裡的芊芊,把她放在了地上。

“還他媽愣著乾什麼?把他的手腳都給廢了!”

看了看高大的保鏢,譚一峰底氣十足。

“小子,真是不知死活,連我們譚少爺的事兒,你也敢管!”

十幾個人,都是好手,對著葉凡圍了上來。

“砰砰砰!”

可惜的是,譚一峰還冇看清楚,那些保鏢,就儘數躺在地上。

“啊,我的手都斷了!”

“我的腳,我的腳!”

保鏢們躺在地上,嚇得譚一峰臉色一白。

“小,小子,你是誰?我可是譚家少爺,你得罪我的話,不會有好下場的!”

譚一峰吞了吞口水,聲音有些哆嗦。

“我是誰?嗬嗬,我就是,當年替你去戰場的人!”

葉凡那眼神相當可怕:“譚一峰,老子替你去打仗,替你去死,至少有幾十次命懸一線,你倒是好,讓我女兒吃你用腳踩過的饅頭?”

“你,你是葉凡?不可能,五年了,音訊全無,你居然能活著回來?”

譚一峰整個人都嚇懵了,不僅僅是譚家人,整箇中州市的人,都以為葉凡肯定死了,因為根據報道,前幾年的戰鬥,實在是太激烈了,死亡的戰士,太多了。

“不好意思,我葉凡命大,死不了!”

葉凡冷冷說著,直接一腳踢了過去。

譚一峰撲通一下跪在了地上,膝蓋痛的他大叫了一聲。

“把這兩個包子吃了,不然,我可不管你是不是詩韻的堂哥,我也要宰了你這個畜生!”

葉凡將兩個滿是灰塵的包子拿過來,丟在了譚一峰麵前,眼神冷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