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h小說 >  逆天醫仙 >   第3099章

-

眾人隻感覺場地當中有一陣陣風颳過,這股風,是繞著柳宗岩碎在走的齊等閒帶起來的。

柳宗岩碎的節奏完全讓齊等閒這鬼魅一般的步法給帶亂了,幾次出招都顯得有些倉促。

“心如止水!”

柳宗岩碎再一次用出絕招,手臂如刀,往下一點,宛如要止住波濤洶湧的大江大河。

就在這股拳意即將爆發的瞬間,齊等閒猛然停步,他等的,就是這一下。

他的兩掌兜在腰部兩側,在這個刹那,猛然一提,整個人的身體,跟著搖晃了起來!

頭、肩、手、身、腿、腳,無處不在動,宛如被大風吹動的大樹,百葉搖晃!

樹欲靜而風不止!

柳宗岩碎想要靜下來,但齊等閒卻是如風吹大樹百葉搖般動了起來,威勢驚人。

他的兩掌自腰部一提,無聲無息,在空中撐開瞬間,卻爆出驚雷般的炸響!

“爆金丹!”

ps://vpkanshu

看到這裡,楊關關不由自主輕呼了一聲。

這正是齊等閒自創的“爆金丹”絕招,專門用來提升拳勁的打擊力,瞬時爆發能力雖然不及“巨蟒吐丹”,但也非常的恐怖,而且不會有什麼後遺症。

齊等閒的兩隻手掌起在空中,手指充血,粗如胡蘿蔔,整張手掌看上去,便宛如一張巨大的赤紅色蒲扇!

“糟!”柳宗岩碎不由驚呼一聲。

齊等閒一掌已經落下,砰的一聲巨響,生生砸開了柳宗岩碎護住臉腮的雙臂。

第二掌眼看就要落下,這一掌拍下去,怕不是如打翻了醬油鋪子一樣,腦漿子都要被打得到處亂飛。

但就在這個關鍵的時刻,一聲“手下留情”從門口傳了來。

齊等閒不由皺眉,手下意識就是一頓。

柳宗岩碎也是一愣,這可是個反擊的好機會,不過,他冇有出手,而是撤步後退。

他隻覺得自己被那一巴掌打中的雙臂宛如火燒,撈起袖子一看,好傢夥,一道粗大的掌印分彆覆蓋了兩條手臂,中招處,宛如被烙鐵燙過,赤紅無比。

“你乾什麼,想害人啊?!”楊關關轉頭就衝著喊“手下留情”的人怒吼了起來。

要是剛剛柳宗岩碎趁勢反擊,齊等閒雖然不說一定會輸,但情況必然也不會好到哪裡去的。

不過,柳宗岩碎倒是真的很有風度,放棄了這個唾手可得的機會,選擇了後退。

他這一退,也代表著自己認輸了。

喊齊等閒住手的人,倒讓人意想不到,居然是趙紅泥。

柳宗岩碎對著趙紅泥微微點頭,說道:“趙小姐,你怎麼來了?”

趙紅泥緩步走了進來,對著齊等閒笑道:“剛剛那兩掌很有意思啊,看來,你已經好完了?要不要找我姐姐切磋下!”

齊等閒直接給了她一個大白眼,聽聽,這說的是人話嗎?

“我要是不來,剛剛你就被打死了啊!”趙紅泥看著柳宗岩碎,滿臉不悅地說道。

“趙小姐彆亂說話,剛剛還冇分出勝負!”上泉精武嘴硬道。

柳宗岩碎卻是一巴掌直接抽在了上泉精武的老臉上,冷冷道:“我已經輸了,剛剛如果不是齊師傅手下留情,我的腦袋現在都被打爆了。”

上泉精武讓柳宗岩碎一巴掌抽得腦瓜子嗡嗡的,隻能把腦袋低垂下去,一句話都不敢囉嗦。

也是趙紅泥喊了住手,不然的話,天王老子來,都救不了柳宗岩碎的。

齊等閒也不確定,自己那一巴掌打下去,會不會把趙紅泥給惹毛了,到時候趙紅袖跑出來,那他就腦殼痛了。

“齊師傅,承讓!今天這一戰,是我輸了,我們岩碎流,即刻返回傑澎國。”柳宗岩碎沉聲說道。

楊關關看到這裡,心裡不由暗暗歎了口氣,這就是宗師氣度啊,能夠承認自己的失敗與不足,是多少人都無法做到的事情?

趙紅泥卻是笑了笑,說道:“柳宗先生先不要慌著走,跟我下兩天棋再走。如果這兩天之內,我找不到新的棋手,那我就讓我姐姐來與先生見一麵!”

說這話的時候,她眼角瞟著齊等閒,不無警告的意思。

齊等閒想捶爆這小娘皮的腦袋。

他肯定趙紅泥這個人格的戰鬥力肯定是不如趙紅袖那個人格的,就好像趙紅泥有職業棋力,而趙紅袖的棋藝卻臭得離譜一樣。

但是,到了危險關頭,另外的一個人格會不會主動跑出來,他就不知道了。

“當然奉陪!”柳宗岩碎對著趙紅泥微微彎腰,行了個大禮。

楊關關卻是對著趙紅泥就道:“喂,你懂不懂江湖規矩啊?人家打架的時候你來插嘴……”

她也是見過趙紅泥好幾次的人了,而且上次還在醫院裡見了趙紅泥的另外一個人格,不過,她並不知道這兩者其實是一個人。

所以,這會兒虎頭虎腦就準備問責了。

“彆跟她計較。”齊等閒卻是急忙拉住楊關關,生怕這莽夫跟趙紅泥動上手了,把趙紅袖給惹出來。

趙紅泥笑了笑,道:“都是我的不對,不好意思。但是,我真的很喜歡跟柳宗先生下棋啊!”

柳宗岩碎也是冇臉繼續在天道武館內待下去了,一揮手,道:“一庫縮。”

岩碎流的眾人都跟著柳宗岩碎離開了,他們一邊走一邊討論。

齊等閒還隱隱約約聽到什麼“斯國一”之類的話,貌似是在說他很厲害。

“華國武學,不容小覷啊!回去之後,你們都要更加努力地練習了!”柳宗岩碎很嚴峻地說道。

“是,師父!”眾人都是急忙答應著。

唯有上泉精武心中不甘,來華國這一趟,莫非真的就要以這樣的失敗而告終了嗎?好不甘心啊……

趙紅泥也是對著齊等閒笑了笑,說道:“我也走了,記得快點來找我下棋啊!”

說完這話之後,她揮了揮手,就這麼離開了。

從她的身上,根本看不出什麼威脅。

齊等閒卻是嘴角一抽,看來,隻能犧牲犧牲自己的腰子,把伊列娜金娃先叫到魔都來了……

他轉念一想,玉小龍不也可以的麼?

得,就讓玉小龍來跟趙紅泥下棋好了,這樣一來,既保全了腰子,又算是完成了承諾。

畢竟,玉小龍也是跟趙紅泥下過棋的人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