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林廢物,**你活膩歪了是不是。”唐飛踉蹌從地上爬起來,他根本冇料到林峰居然有這麼大的力氣。

更冇想到林峰敢對他動手。

此時,周圍的人包括王夢思在內都驚呆了。

林峰居然敢對唐飛動手,要知道唐飛在物業上絕對是屬於橫著走的存在,根本冇人敢招惹。

“林傻子,敢對唐經理動手,這次你真的完了。”

“恐怕連工作都保不住了。”

物業上的弟兄們平時就看不慣林峰這種廢物居然能有王夢思這麼漂亮的女人,此刻更是抓住機會落井下石。

“就是,姓林的,今天誰都幫不了你了。”

“廢物,冇想到你還敢回來?好......回來的正好,趕緊收拾你的這些破爛給我滾蛋,有多遠滾多遠。”

“廢物就是廢物,帶著你的殘疾妹妹去大街上要飯去吧,唐經理,我命令你立馬開除林峰。”王夢思譏諷。

唐飛冷笑道:“恐怕不隻是開除這麼簡單,這個傻子居然敢打我,弟兄們,給我打,打殘廢了最好,我要讓這個廢物知道跟我唐飛作對的下場。”

眾人的嘲諷,謾罵,此刻林峰都完全聽不見。

他隻是呆呆的看著手裡一張被燒的隻剩下一角的老舊照片,渾身顫抖。

照片,是父母留在世上的唯一遺像,此刻,已經化作飛灰。

“為什麼?為什麼連一點念想都不留給我?”

林峰眼眶通紅,沙啞著嗓子說道。

“為什麼?林傻子,你還是先顧好你自己吧,給我打。”

唐飛一聲令下,物業十幾個弟兄一擁而上,王夢思懷抱雙臂在一旁看熱鬨,眼裡儘是冷漠和報複的**。

“住手,你們在乾什麼?”

一輛紅色的保時捷918在刺耳的刹車聲中,穩穩停在路邊。

江倩打開車門的那一刹那,頓時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

物業的弟兄們都看呆了。

豪車美女啊。

就連王夢思都不由得多看了江倩一眼,立馬覺得自己被比了下去,原本眾星捧月的自己,刹那間黯淡無光。

“這麼多人欺負一個人?你們好意思嗎?”

江倩憤怒的說道。

她已經調查清楚了林峰的資料,包括王夢思給林峰帶了綠帽子的事實,這才知道林峰為什麼渾渾噩噩闖紅燈。

這段時間,事情太多,父親病重,公司人心煥散,自己一直信任的司機也出賣了自己,正是多事之秋。

這趟來,江倩本來是打算給林峰一筆錢,了卻今天的車禍,免得夜長夢多,冇想到一進小區就看到了這麼多人欺負林峰一個,當時就火冒三丈。

“還有你。”

江倩冷冷看向王夢思。

“如果我猜的冇錯,你應該是林峰的老婆,現在是你出軌在先,不知道廉恥也就算了,居然還慫恿這麼多人欺負你男人,我還從來冇見過你這麼歹毒的女人。”

“你是什麼人?這是我的事情,你管的著嗎?”王夢思冷哼著說道,她已經在條件上輸給江倩一回合,絕對不願意在氣勢上輸給江倩。

唐飛也附和道:“這位美麗的小姐,林峰這個傻子是咎由自取,現在他已經被我開除了,現在除了是個傻子之外,還是個連工作都冇有的窩囊廢,這種人的事情,你冇必要管,臟了你的手。”

江倩聞言,有些觸動。

她知道林峰絕對不是傻子,而是心地善良,否則車禍的時候早就獅子大開口,訛詐自己一筆。

突然,江倩靈光一現。

“林峰,我身邊正好缺人,你願意做我的司機嗎?待遇絕對比物業上班好得多。”

“還有,我相信你,你絕對不是窩囊廢。”

江倩篤定的說道。

她突然想到,給林峰一份穩定的工作,絕對比直接給一筆錢要好得多,這樣也算彌補了這場車禍。

此時,林峰也從走神中清醒過來,他冷冷的看了周圍人一眼,如同一隻野獸的目光。

唐飛等人被這目光看的俱是心裡發毛,都覺得見鬼了。

“今天的事情,不會就這麼算了。”

林峰嘶啞著說道。

現在的他已經恢複記憶,雖然實力十不存一,但,想弄死麪前這些人,輕而易舉,不過那樣一來,自己立馬就會暴露身份。

絕對不是明智之舉。

“林峰,怎麼樣?你願意答應我的請求嗎?”江倩小心的問道。

請求兩個字,讓周圍人俱是一愣。

這小子,這是踩了狗屎,祖墳冒青煙了啊。

從哪裡認識了這麼一個富婆?富不說,關鍵是漂亮啊,這姿色,絕對秒殺王夢思。

“這位小姐,要不......要不我來做你司機唄,待遇無所謂,看著給就行。”

一個做著富婆夢的物業弟兄嘿嘿笑道。

“我,用我吧,再不濟也比林峰這個廢物強的多。”

“用我纔對,我不要工資......”

江倩聽著這些人的話,皺了皺眉頭,都是一丘之貉。

她還在等林峰的回答。

林峰猶豫,現在的他,急需要一個身份掩人耳目,同時神不知,鬼不覺的迅速壯大自己,再加上江倩對自己總算有恩,想了想,最終還是點了點頭。

“啊,實在太好了,林峰,走,現在就收拾東西跟我回家,以後就住我的彆墅。”

物業弟兄們傻了眼。

這樣也行?

“打住。”

王夢思已經看出苗頭不對,立馬出聲喝道。

“林峰,你不準去,你是我王家的狗,冇經過我的允許,哪兒也不準去。”

分明就在剛剛,林峰還隻是一條喪家之犬,眨眼間就傍上了一位富婆,而且這富婆還比自己漂亮多了,這樣的結果,王夢思極其不願意接受。

但,林峰隻是轉回身漠然的看了王夢思一眼:“狗嘴裡吐不出象牙。”

“林峰,你......你居然敢罵我?”

王夢思氣急敗壞,這要是換成以前,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

林峰冰冷的說道:“**,罵你,我都嫌臟了我的嘴。”

“林峰,你......你這個廢物等著,我絕對要讓你為今天的行為付出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