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給神醫賠禮道歉!”

中年男人怒斥道。

兩個保鏢愣了一下隨即神色一喜,稍微思考一下就會知道林瀟瀟的病被治好了,老闆纔會有這般態度。

隻是他們無法相信,眼前的這個瞎子怎麼看都不像是一個神醫。

“先生抱歉了,我們剛纔失禮了。”

兩個保鏢彎腰對江楓道歉。

“我說過,你們老闆會下來請我上去的。”

江楓隻是淡漠的迴應了一聲,似乎一切都在他的預料之中。

中年男人也親自上前攙扶江楓,一臉歉意的說道:“神醫,剛纔實在是抱歉了,關心則亂,看到我女兒那副模樣,心中情急了一些,所以動了手。”

“您大人不叫小人過,彆放在心上。”

“您想要多少錢,我馬上給您轉賬,或者現金也行,我馬上叫人去給您去。”

中年男人現在的態度簡直判若兩人,兩個保鏢也從來冇有見過自己老闆在人前如此卑微的模樣。

“為了自己的女兒,可以放下所謂的尊嚴和架子嗎?”

付詩雨站在地下室的門口看著卑微的中年男人,想起自己的遭遇,眼中竟是生出了一絲的羨慕。

江楓此時卻推開了中年男人,冷聲的說道:“付小姐在嗎?送我回去吧。”

付詩雨才反應過來,快步上前,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

一是林瀟瀟的病被治癒好了,另外一方麵則是她可以肯定,眼前這個人就是自己要找的人,爺爺冇有騙自己,或許他真的可以解決自己所處的麻煩之中。

“神醫還在怪我嗎?便是連診費都不願意要了。”

中年男人一副做錯了事情的模樣,哪裡還有剛纔半分的囂張氣焰!

“出診費我與付小姐先前已經說過了,不需要你支付。”

“作為父親,為自己的女兒擔憂是人之常情,在失去理智的情況下做出那樣的舉動,也是可以理解的,你不必耿耿於懷。”

江楓倒是一臉的平靜,冇有生氣的模樣,但是也異常冷漠。

說罷,付詩雨便是抓著江楓的手朝著外麵走去。

“先生。”

江楓走到地下室門口的時候,中年男人突然喊了一聲。

付詩雨循聲回頭,隻見中年男人手中拿著鐵棍,對著自己腦袋就打了上去。

鮮血順著鐵棍汩汩流下,中年男人踉蹌了兩步,旁邊保鏢趕緊將其扶住纔不至於倒在地上。

“先生雖然臉上平靜,但是心中肯定不悅吧,的確是我林瀾有錯在先,希望這樣能夠消一消氣。”

中年男人對著江楓喊道。

江楓卻是一副無動於衷的模樣,對著付詩雨說道:“走吧。”

付詩雨帶著江楓走出地下室,那個長衫老者馬上迎了過來:

“先生,請問您師承何門,這般年紀竟然有這樣的醫術!”

“林小姐身體已經全部恢複正常,睡下了,不知道先生可否將這治療方法傳授給我?我願意付出任何代價,我甚至可以拜您為師。”

這長衫老者的態度也發生翻天覆地的改變。

“我不過是個庸醫罷了,哪裡敢收你這樣德高望重的醫生為徒弟,不敢不敢。”

江楓這話擺明就是在擠兌長衫老者,因為這長衫老者之前一直說江楓是騙子,是庸醫。

長衫老者臉色一沉,冷言道,“好你的小子,我如此放低姿態,你卻是這般不給我麵子。”

江楓一臉的譏諷:“你的確不是什麼騙子。”

“但是你醫術真的太爛了,就這樣就彆出來醫人了,丟了中醫的臉,回家賣紅薯去吧。”

長衫老者聞言,勃然大怒,上前就要給江楓兩巴掌:“我給你臉了是吧,我醫術爛?山城從來冇有人敢這麼對我說話。”

但是這一巴掌卻是被林家的保鏢給攔下來了。

“你醫術的確不如這位先生啊,怎麼,惱羞成怒還要打人?”

“這實在不是一個老先生該做的事情啊,醫術不如彆人就要承認,怎麼還打人呢?”

保鏢冷言了一句,誰治好了他們小姐,他們就幫誰。

“好,很好,你們林家,還有你這個死瞎子,老夫今日所受之屈辱,我一定讓你們百倍奉還!”

長衫老者說完甩了甩袖子,氣沖沖的離開了。

付詩雨帶著江楓也上了車。

車剛啟動的時候,林瀾追了上來。

他將付詩雨拉到了一旁:“詩雨啊,真是太感謝你了,替瀟瀟尋來神醫救了他。”

“隻是我做的不對,雖然他看著平靜,嘴裡說著冇事,但是心中肯定不悅,明明是給我女兒瞧病的,受到懷疑就算了,還遭受我的毒打。”

“如果下次瀟瀟病複發的話,我肯定是請不動他了,還希望你能夠出麵......隻能拜托你了。”

林瀾的傷口都冇有處理,便是對著付詩雨苦苦哀求道,可憐天下父母心。

此時車窗卻是突然打開了,江楓雖然看不見,但是聽力卻是尤為的敏銳:

林瀾如此卑微,還是因為擔心自己女兒的身體。

“這卡裡是一千萬,請轉交給神醫吧,他雖然什麼不要,但是我卻不能什麼都不給。”

付詩雨看著眼前的林瀾,眼中有道不儘的情緒,那是羨慕吧,她自己也說不清,是彆人家的父親。

“他應該不會收下的,既然他一開始不要,你給他也不會要的。”

付詩雨迴應了一句。

此時車窗緩緩被搖下,江楓雖然看不見,但是聽力卻是異常敏銳:“收下吧。”

林瀾臉上瞬間浮現笑顏,對著江楓連連鞠躬:“謝謝,謝謝!”

他還是第一次往外送錢,還道謝的,但是江楓既然收下了錢,就代表他原諒自己了。

“付小姐,快點走吧,時間要到了。”

江楓催促著付詩雨。

付詩雨雖然不知道江楓口中的時間快到了是什麼意思,但是急匆匆的上了車對司機吩咐道:“按照江先生所說的地址開快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