渾身無力的葉初棠兀然一驚,她慌亂找了一塊兒床單想要遮住自己,可她剛有所舉動,秦燼卻是先她一步的將床單踩在了腳下。

“你不是喜歡男人嗎?”

秦燼的話讓葉初棠猛然一顫!

毫無血絲的麵色愈發的蒼白,她那就麼單手緊握著他的褲腳,“不,不可以……阿燼,你不可以這麼對我,我什麼都冇做,我真的什麼都冇做!”她滿是顫抖的哀求著,可終究……所有的一切都不過是徒然。

秦燼嫌惡的將她從自己的身邊踢開,那一腳極重,踢的葉初棠險些背過氣去。

曾經的秦燼何時如此對待過她?曾經的他是那般的小心翼翼,是那般的愛她……

為什麼,怎麼會變成這樣?!

所有的故作堅強在頃刻間崩塌。

葉初棠劇烈地的咳嗽著,“哈哈哈,哈哈哈……”她突然趴在地上大聲笑著。

隻是笑聲後緊跟著的是應接不暇的淚珠……

假的,所有的一切都是假的——!

“秦總,人都帶過來了。”話音落下的同時,套房裡驟然多了十幾個男人。

淩亂的步伐聲無一不敲打在葉初棠的心上,可她猶如失去了靈魂一般的趴在那裡哭笑著。

十幾個男人紛紛都進來了,他們看到了那衣不蔽體的趴在地上的女人。

“這女人,是你們的了。”秦燼就站在人群裡,冷眼看著因為他的這句話而狠狠的顫抖著的身影,“隨你們怎麼處置,隻要人不死。”

“秦燼……”葉初棠強撐著心底最後的一絲希望,她抬頭,目光緊鎖著他,“你認定了,所有的一切,都是我做的,斷定了我的罪名……是嗎?”

秦燼眼底一片冰冷,腳步卻是後退了一步,冷漠的對身後的那些人說道,“如果你們不想做的話,我可以換人。”

一句話,徹底將葉初棠壓死。

她擦掉眼底的淚水,望著秦燼,聲音嘶啞的不像話,“秦燼,我們完了。”

有那麼一瞬間,心尖上傳來一陣尖銳的疼。

很細微,甚至是轉瞬即逝,可是這種感覺讓秦燼眉頭緊蹙,心底煩躁不已。

尤其是在看到葉初棠眼底的那一片空洞時,他竟有種自己做了什麼彌天大錯的事情一樣。

簡直可笑!

他秦燼從未錯過,她葉初棠之所以走到這一步,所有的一切都是她罪有應得!

葉初棠眼睜睜的看著秦燼轉身,看著他逐漸從自己視線裡消失,直到聽到一聲關門上鎖的聲音……

秦燼把房間鎖了起來……他竟然把房子給鎖了起來……

葉初棠聽到了自己心碎的聲音。

她第一次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錯了,錯在愛上了這個無心的男人,錯在愛上這個是非不分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