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意,你聽阿姨說,嫁進陸家,以後你就吃穿不愁,什麼都不缺,比在家裡還舒服,是不是很好?”

麵前的美貌婦人循循善誘,聽她說話的女孩卻是三心二意,不是揪揪頭髮,就是扣扣手指,要不就是東張西望,看上去心不在焉。

徐茉心見她這幅樣子,眼底閃過一抹不耐,手下一用力,女孩哎喲一聲,她又擠出笑:“小意,你聽懂阿姨的話了嗎?”

孟知意吃痛,終於回過神來,癟癟小嘴,竟然要哭不哭,礙於徐茉心臉色不好,又隻好委屈憋下,卻還是吸了吸鼻子,可憐兮兮地問:“......那阿姨,你說的那個地方,比這還要好嗎?”

徐茉心心裡劃過一抹鄙夷,麵上卻不動聲色,拍著孟知意的手哄:“好,比阿姨家這好多了,你過去了那,指定是享福的份。”

孟知意眸子一亮,笑嘻嘻起來,一副迫不及待的樣子:“那我去!”

徐茉心放下心來,又說:“那你待會見到叔叔,就說你想嫁去陸家,好不好?”

“那肯定的啊阿姨,”孟知意得意地笑笑,掰著手指,“你送我去享福,我怎麼會拒絕呢,再說阿姨你怎麼可能害我。”

“小意真的個好孩子。”徐茉心笑著摸摸她的臉,站起身,麵前的嫌惡一閃而過,摸過女孩頭髮的手更是在轉身之後用手帕擦拭,這才滿意出門。

了卻一樁心事,徐茉心多日煩躁的心情終於雲消霧散。

如果不是因為陸家那人是癱瘓,這種好事怎麼可能輪到一個鄉下女。

目不識丁,粗魯莽撞,冇有家教。

想到這裡,徐茉心心裡就一陣可惜。

這麼好的事,本來應該輪到她的女兒孟悅雪去嫁。

陸家的孫子今年二十八,年輕有為,樣貌英俊,家世磊落,年紀輕輕就坐上了陸家總裁的位置,可惜三年前出了事故,前途似錦的人,卻成了一個殘廢,下半輩子隻能坐輪椅度過。

可要不是成了個殘廢,這種結親的好事,還輪不到孟家。

陸家許諾,如果兩家結親,陸家會送百分之五的公司股份以及若乾不動產作為聘禮,彆小看這百分之五的股份,年終分紅,卻是以億計算。

訊息送到孟家,徐茉心自然是欣喜若狂,可惜孟悅雪知道了這事,卻是萬分不情願,原因無他,雖然陸垣衡青年才俊,是整個A市的夢中情人,但他卻也是個癱瘓,正常的女人,誰願意一輩子伺候一個殘疾呢。

是已,雖然一塊上好的肥肉送到自家麵前,卻吃不下,徐茉心急的更是嘴角起了幾個燎泡,又不想女兒真的嫁去守活寡,又割不下陸家送來的一堆豐厚財產。

這時,孟悅雪給她出了個主意。

陸家那邊隻是說要結親,要的也是陸家的女兒不錯,可是冇點名道姓說過要的就是孟悅雪啊。

彆人不知道,孟家,卻是確確實實有彆的女兒的。

孟惇年輕的時候有個戰友,但是早年夫妻雙雙失蹤,至今不知死活,獨留下一個六歲的女兒。

當年的孟惇顧念舊友之情收留了他們的孩子,養了大概幾年,卻嫌棄對方麻煩,隨手塞去了一個小縣城家的親戚養著,不過幾日前才接回來。

陸家要人,就把孟知意嫁過去,就算到時候追問起來,孟知意也是正正經經記在同一個戶口本上的人,陸家吃了啞巴虧,但人也嫁了,隻要孟知意不出幺蛾子,這股份還不是手到擒來。

可惜,她那個不中用又搖擺不定的丈夫孟惇不爭氣,主意同他一說,又是退縮起來,擔心對不起孟知意,說是當初戰友托付給他的孩子,怎麼能白白將人往火坑推。

當時徐茉心罵他蠢,孟知意再者也不是他們的親生女兒,不過是當年孟惇的好友失蹤,父母及家人不知去向,孟知意年紀又小,不記事,孟惇顧念好友情分講人收養記在名下。

況且這麼多年了,孟家也對她是儘過心力,冇有缺她吃少她穿,還撫養到了這個年紀,現在還把她嫁去陸家,也算是對得起她了。

將孟知意嫁過去,雖然陸垣衡已經成了殘疾人,但一個鄉下女一個癱子,誰也彆嫌棄誰。陸家家大業大,斷然不會對孟知意不好。兩人養了孟知意這麼多年,也算給她找了個好歸宿了。

不過眼下都不是事,她已經和孟悅雪串通,誆騙孟知意自己去找孟惇說,這事不怕不成。

果然,飯間的時候,孟惇知道了這事,先是震驚拒絕,卻被徐茉心四兩撥千斤一勸,又被嬌滴滴的親生女兒眼淚一激,再加上孟知意歡喜地看著他,一本正經說自己要嫁去陸家。

孟惇糾結再三,拗不過妻女,也對陸家送的股份動了心,再一看期待著看她的孟知意,終是一狠心,答應了這個荒唐主意。

飯後,徐茉心交代規矩。

“放心吧阿姨,你說的我都清楚明白了,俺......我一定不會露出馬腳,我嫁過去之後,一定好好伺候丈夫......”孟知意露出一個羞怯的笑,言行舉止是說不出的土氣。

徐茉心看的心裡就一陣發堵,忍不住在心底嘲諷果真是小縣城出來冇有眼界的人,隻拍著孟知意的手又交代了幾句,就推脫身體不舒服先回房休息了。

一時之間客廳隻剩下她和孟悅雪兩人,孟知意恍然不覺氣氛凝滯,殷勤地湊過去問孟悅雪有關孟家的事。孟悅雪煩不勝煩,隨口敷衍了幾句就再也不搭理她。

離開之前,看見孟知意在擺弄她那個老式機,也不知道在乾什麼,鍵盤按的飛快,孟悅雪看了一會,才發現她是在和人打字。

“你聊什麼呢?”她譏諷道。

“啊?”孟知意露出一個傻笑,飛快地摁滅手機帶著一點讓人不適發嬌羞,“在網聊哦。”

她動作太快,孟悅雪隻看清那是聊天頁麵,忍不住丟下一句“彆給孟家丟臉”才離開。

眼見著她離開了客廳,孟知意才收了笑,表情正經了幾分,重新打開手機,將剛纔冇有發出去的話發了出去。

幽幽的冷光倒映在她臉頰上,增添了幾分看不透的冰冷,螢幕上的最後一行話發出去——

“轉去A市繼續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