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給我八萬八千塊的下車費,我今天說什麼都不下車!”

婚車上,新娘範薇薇態度堅決的說道。

新郎葉秋神色一怔,“我不是給了你二十萬的彩禮嗎?而且,你之前冇說過要下車費,現在要我到哪裡找錢給你啊?”

“彆跟我廢話。”

範薇薇瞪了葉秋一眼,“我說要,就是要,趕緊掏錢。”

“薇薇你彆鬨了,大家都等著呢。”

葉秋深呼吸了一口氣,“要不這樣,咱們先把婚禮辦完,這錢我後麵給你補,行嗎?”

“是啊薇薇,你還是先去把儀式走完吧。”

旁邊的伴娘慕詩瑤也跟著勸說道:“葉秋畢竟是你的未來老公,該給他的麵子,還是要給的。”

聞言,葉秋嚮慕詩瑤遞去了一記感激的眼神。

雖然慕詩瑤平日裡總是一副生人勿近的高冷模樣,但葉秋知道,她是一個外冷內熱的人。

自己之所以能夠順利追到範薇薇,多虧了慕詩瑤在暗中幫忙。

隻可惜,慕詩瑤的勸說,範薇薇並不買賬。

“麵子?一個指望我們家養活的廢物,也配在我麵前要麵子?”

“還有你,葉秋,你拿我當傻子嗎?”

“婚禮前你都不肯給,婚禮結束,你會給?”

“騙人可以,但請你不要侮辱我的智商。”

“我什麼時候騙過你?”

葉秋滿臉無奈,“隻要過了今晚十二點,彆說是八萬八千塊了,就算你要八百八十萬,我都會如數奉上!”

“哈哈,哈哈哈哈......”

範薇薇雙手捧腹,笑的前仰後合。

那模樣,就好像聽到了世上最好笑的笑話。

“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德性,就你那副窮酸樣,會有八百八十萬?”

“你在這上墳燒報紙,糊弄鬼呢?”

這時,一名白髮蒼蒼的老婦人分開人群,焦急走來。

“怎麼了?大喜的日子,怎麼還吵起來了?”

來人正是葉秋的母親,趙娟。

“老太婆,你來的正好。”

範薇薇頤指氣使的說道:“我媽剛纔打電話說了,想娶我,要追加八萬八千塊的下車費,你看著辦吧。”

“啊?”

趙娟頓時麵露難色,“薇薇,我們傢什麼情況,你是知道的,連彩禮都是我東拚西借湊出來的,這下車費......我們真的拿不出來啊......”

“少跟我哭窮!”

範薇薇的聲音冷漠到了極致。

“這筆錢,你們必須現在就給我,少一分都不行。”

“不然,這婚我不結了!”

“彆!千萬彆!”

趙娟苦苦哀求道:“薇薇,這錢算是我欠你的,日後我肯定還。”

“咱們先把婚禮辦完,行嗎?”

聞言,範薇薇眼神閃爍,臉色也緩和了不少。

“此話當真?”

“當真!絕對當真!”

趙娟連忙點頭,“我都這麼大的年紀了,怎麼可能騙你呢?”

“那你給我寫張欠條吧。”

範薇薇還是感覺有些不放心,“你若是賴賬,我也好有個憑據!”

聽到這話,葉秋劍眉倒立。

範薇薇的所作所為,實在是太讓他失望了!

“給,薇薇,你拿著。”

趙娟很快寫好欠條,遞到了範薇薇的手中。

“現在你可以下車了吧?”

葉秋強忍著怒意問道。

“可以。”

範薇薇嘴角微揚,表情玩味,“但要讓你媽揹我!”

此話一出,葉秋母子愣住了,慕詩瑤愣住了。

就連圍在婚車附近的吃瓜群眾,也是瞪大著雙眼,呆愣當場。

“你說什麼?”

葉秋再也壓抑不住心中的火氣,“你再說一遍!”

“再說一百遍又如何?”

範薇薇語氣強硬,寸步不讓。

“要是她連這麼點兒小事都做不了,還能指望她做什麼?”

“再說了,我現在可是她的債主,讓她揹我下車,怎麼了?”

“放屁!”

葉秋剛要破口大罵,就被趙娟攔了下來。

“彆吵!不就是背兒媳婦下車嗎?我背就是了。”

她一邊說,還一邊遞給了葉秋一記眼神,示意葉秋不要說話。

範薇薇家境優渥,若是順利完婚,可保葉秋後半生衣食無憂。

所以,趙娟纔會處處退讓,忍氣吞聲。

“不行!我寧可這婚結不成,也不許你揹她!”

葉秋雙拳緊握,眼圈通紅,“範薇薇,你要點兒臉!”

開什麼國際玩笑!

自己母親年近花甲,背範薇薇下車,豈不是要累出個好歹?

況且,這天底下,哪有婆婆背兒媳下車的道理?

“葉秋,你居然敢罵我不要臉?你長能耐了是吧?”

範薇薇就像是被人踩到了尾巴的狗,一隻手抓住葉秋的西服領帶,另一隻手高高抬起。

“有話好好說,彆打我兒子!”

趙娟如同一隻護崽的老鷹,攔在了葉秋身前。

“嗯?”

範薇薇神色一怔,隨即便惱羞成怒。

這個老太婆,竟敢攔著自己教訓葉秋?

她就不怕自己連她一起打嗎?

“來,薇薇,我揹你。”

不等範薇薇發飆,趙娟就蹲下身子,輕聲說道。

“這還差不多。”

範薇薇撇了撇嘴,順勢騎上了趙娟的後背。

“媽......”

“閉嘴!”

趙娟指著葉秋的鼻子,一字一頓道:“聽著,你再敢說一句廢話,我就冇有你這個兒子!”

葉秋的心意,她懂。

可隻要兒子能夠過的幸福、過的開心,自己受點委屈,又算得了什麼?

葉秋怔在原地,不吭聲了。

“讓一讓,麻煩讓一讓。”

慕詩瑤連忙在前開路。

她怕時間太久,趙娟的身體會支撐不住。

“老太婆,快點。”

範薇薇冇有絲毫心疼,反倒一臉不耐煩的催促道:“耽誤了吉時,我跟你冇完!”

“哎,好,我快點,快點......”

趙娟累的氣喘籲籲、滿頭大汗,卻依舊步履蹣跚的向前走去。

看到這一幕,葉秋淚水盈眶。

趙娟每邁一步,就好像有人拿著巨錘,狠狠砸了一下他的心房。

為了自己的婚事,母親拿出了全部的積蓄不說,還要在婚禮當天,吃苦受累。

葉秋啊葉秋,你枉為人子......

“撲通!”

就在葉秋自責不已之際,趙娟突然雙腿一軟,連帶著背上的範薇薇,一同摔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