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十點。

房間裡一片寂靜,燈光帶著幾分暖色。

餐桌上放著十幾道精緻的菜,看得出來就算是擺盤也很用心。

女人穿著白色的長袖裙坐在餐桌前,低垂著眸子,慢慢的等著飯菜漸漸變涼。

不知道過了多久,顏七睫毛輕顫,緩緩抬起眼,拿出手機看了一眼時間。

已經晚上十一點了。

打開微信介麵,找到齊琛的界麪點進去。

最後的資訊還停留在下午五點。

齊琛:【我今晚會回去吃飯。】

顏七:【真的?】

齊琛似乎有些不悅,回了一句語音:【我什麼時候騙過你?】

顏七再次聽了一遍語音,嘴角扯出一抹弧度。

什麼時候騙過?

冇有千次,也有百次了吧……

想到這,顏七眼底閃過一抹厭惡。

或許是她跟了齊琛這麼多年,每次他放自己鴿子,自己都不會吵,不會鬨,就讓齊琛覺得這件事可有可無,甚至直接忽視掉。

“顏小姐,這飯菜……要不然熱一下,你先吃點吧?”秦叔眼睜睜的看著顏七從下午六點做好飯,一直等到了現在。

少爺真是的,怎麼還不回來?

秦叔眼底帶著心疼。

顏七眼底的情緒早就掩蓋下去,關上手機。

冇有理會絞痛的胃,神色清淡,看不出絲毫情緒,隻是聲音聽起來卻很溫柔:“沒關係,你先去休息吧,我再等等。”

秦叔忍不住歎了一口氣。

這幾年,顏七對齊琛做的一切,他都看在眼裡。

少爺真是越來越過分了,顏小姐這麼好的人,他怎麼就不懂得珍惜呢?

秦叔也冇有多勸,隻是讓顏七餓了先吃,這才離開。

顏七等到淩晨十二點,齊琛還是冇有回來。

直接站起身,端著飯菜,倒進了垃圾桶裡,然後清理餐具。

整個過程,顏七臉上冇有絲毫的情緒波動。

整理完一切,已經是淩晨一點了。

顏七胃裡一陣絞痛,眉心輕皺。

臉色有些泛白。

她有胃病。

這件事,齊琛並不清楚。

哪怕她有一次將胃藥遺落在桌子上,他看到也隻是覺得礙眼,認為是她冇有將東西整理好。

顏七斂去眸底的嘲弄,倒了一顆藥,直接嚥了下去。

喉嚨裡泛起一絲酸苦。

解決完這一切,顏七已經冇有一點力氣了,疲倦的倒在床上,漸漸沉睡過去。

剛睡著冇一會,手機鈴聲響了。

特定的鈴聲。

就算不看來電備註,顏七也知道是誰。

接通。

“顏小姐,打擾你了,齊總喝醉了,吵著要見你,能不能麻煩你現在過來一趟?我把地址發給你。”齊琛的助理說完,不等顏七同意,就直接掛斷了電話。

在助理看來,顏七不過是一個舔狗。

這六年來,不管齊琛做什麼,顏七都會順著他。

哪怕齊琛做的越來越過分,顏七都不會反抗一句。

這次也一樣。

很快,手機就收到了一串地址。

是一家酒店。

距離這裡大概有10公裡的路程。

顏七看了一眼手機上的時間。

淩晨兩點十七分。

顏七眸光微閃,起床去浴室,用冷水洗了一把臉,衣服也冇有來得及換,就簡單的套了一個外套。

開門的一瞬間,顏七冷的打了一個寒顫。

10月份的A城,已經開始降溫了。

聽說這兩天好像還有雨。

顏七來不及多想,她很清楚齊琛的脾氣,如果自己去的晚了,估計又要發脾氣。

顏七也冇有叫秦叔,隻是在叫了一輛出租車。

趕到酒店的時候,已經是半個小時以後了。

助理看到她,臉色有些不太好:“你怎麼纔來呀?齊總剛纔都發火了,趕緊進去吧。”

說完,助理將房卡塞到顏七手裡,自己離開了。

顏七始終垂著眸,嬌.小的臉,使得整個人看上去逆來順受的感覺。

因為穿的少,顏七手指凍得有些僵硬,微微捏了捏房卡,稍微緩和了些,這纔開門走了進去。

撲麵而來的暖氣,讓她漸漸活了過來。

聽到動靜,坐在沙發上的齊琛抬起頭。

看到她,他的眸色一片漆黑,聲音帶著醉酒的暗沉:“過來。”

顏七脫下外套,乖順的走了過去,輕輕的叫了一聲:“阿琛。”

剛靠近他,就被齊琛一把摟進了懷裡。

感受到顏七身上的寒氣,齊琛忍不住皺了皺眉:“怎麼這麼涼?”

顏七冇有回答他的話。

也冇有把他的話放在心上。

她很清楚,齊琛隻是隨便問問,並不在意她是不是真的冷。

顏七一直冇說話,乖乖的靠在齊琛懷裡。

齊琛也很喜歡顏七這個樣子。

很聽話,不會讓他操心。

過了不久,顏七身上暖和了些,伸手拍了拍齊琛的背,這才問了一句:“阿琛,出什麼事情了?”

聽到這,齊琛蹭了蹭顏七的脖子,聞著她身上淡淡的檸檬香。

是她獨有的沐浴露的味道。

齊琛一直都很喜歡這個味道。

這麼多年,顏七就一直冇有換過沐浴露。

隻要是齊琛喜歡的,顏七都做到了。

聽到顏七的問話,齊琛撇了撇嘴,一改平日裡冷酷霸總的模樣,語氣中帶著不滿和委屈:“還不是江家那筆生意?那老頭真是狡猾!頭髮都掉光了,還算計這麼多!活該禿頂!他一定是羨慕老子頭髮比他多!”

齊琛也就在顏七麵前,纔會卸下往日冷酷霸總的偽裝。

整個人變得有些孩子氣。

顏七無奈的笑了笑,伸手揉了揉齊琛的頭髮。

很軟,也確實很多。

像齊琛整個年紀,頭髮不禿頂,髮際線還冇有後移,的確是少見。

顏七也很難想象,如果齊琛真的禿頂會是什麼樣。

想到那個畫麵,顏七嘴角忍不住揚起一抹弧度。